贵州分社正文
当前位置:>>首页>>脱贫攻坚>>正文
【我的扶贫故事】毕节市黔西县新仁乡赵惠兰:“0”就是满分
发布时间:2020-11-28 16:18:37 稿件来源:中新网贵州

  我叫赵惠兰,是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新仁乡扶贫站工作人员,主要负责扶贫系统修改、数据质量提升以及全乡扶贫工作各类数据的归统,今天想讲述的是扶贫数据小变动背后连接的贫困户生活大变迁。

  1172到0,这是全乡贫困户户数的变化。2017年,黔西县申请退出贫困县行列,同年10月,全县发起脱贫攻坚大决战,几个月内要将水、点、路、讯、房等方面存在的短板全部补齐,未完成的任务全部倒排工期,于是数百名乡村干部前赴后继,奔往扶贫一线,从政策宣传到项目实施、从田间地头的农业项目到办公室的软件资料、从“5+2”到“白+黑”,一心扑在脱贫这件事上。

  2018年9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发文,黔西等14个贫困县通过国家贫困县退出专项评估,成为贵州省第二批脱贫出列的县区,正式摘帽。

新仁乡化屋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翟培声 摄
新仁乡化屋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翟培声 摄

  截至2019年底,新仁乡建档立卡1172户全部实现脱贫,贫困发生率降至0%。2014到2019,五年时间里实现了贫困户1172到0的变化,在这里,“0”成了满分。

  163到0。这是全乡易地扶贫搬迁户数的变化。2016年以来,全乡累计通过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解决163户703人的安全住房问题,2016年动工修建化屋箐口安置点,最大程度保留和还原农户生活习惯,修建成了独栋小楼,42户人走出不通水电不通路的“麻窝寨”,住进乌江边崭新的家,其余121户告别大山,全部搬进了黔西县锦绣花都安置点,拥抱新生活。

  离开破败的老宅,告别苦日子,搬进城里的村民,城市低保、子女就学、就业保障等后续服务陆续跟上,一个个后顾之忧得到解决。这时候的163到0,便不仅是扶贫系统内数据的变化,更意味着数百户群众的难题得到解决,搬进城市宽敞明亮的小楼房,无劳动能力未就业人口得到低保覆盖,子女到城里接受到了更好的教育,迎来更加美好的未来。

  0到1499。这是2015年至今全乡建档立卡户累计享受教育资助的人次。扶贫先扶志,扶贫必扶智,教育是扶志和扶智的关键,2015年至今,全乡120余名教师走访、核实、宣传,尽着教师和扶贫干部这两个身份赋予的使命和责任。

  “我结对帮扶的学生今年被贵州医科大学录取了,收到消息的时候觉得这是我教师生涯最具有成就感的时刻,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付出有了回报,但更多的是为这个孩子高兴,在基层工作五年多的我深知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要想改变最有效的途经便是读书,此刻深谙‘读书改变命运’这句话的道理。”今年8月,新仁乡教师曾宇松在自己的朋友圈分享道。

  折溪小学教师李泽友将因父亲坐牢母亲改嫁无人监管的学生接到自己家照顾,爱生如爱子;新仁小学教师胡婧文几年如一日,为因残不能入学的孩子“送教上门”,送去温暖和关怀;教管中心教师李艳负责统筹全乡教育资助工作,即使是腿骨折不能动了也没停下来,而是把办公室搬回家,在家办公,按时完成上级部门交办的工作。三尺讲台上,他们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引路人,脱贫战场上,他们成了战贫斗困的扶贫干部,教师就是这样,没有轰轰烈烈的举动,只默默地用无数件平凡的小事温暖着学生,给其前行的力量。

  据统计,2015年以来,五年时间里,新仁乡教育系统累计为建档立卡贫困学生落实教育资助1499人475.549万元,教育资助覆盖率达100%。

  2600到10500。这是我结对帮扶的贫困户杨华林家年收入的变化。初次到杨华林家走访时,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低矮破旧的土墙房,两个四五岁的小孩,在家门口的院坝里玩得一脸泥,那时候一家的生活全靠杨华林在外打零工,住房安全没保障,收入只够维持生计。

  因为符合条件,于是村两委便为他家申请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搬进黔西县锦绣花都安置点,2017年,杨华林还参加了技能培训,获得推荐就业到大方县恒大和恒瑞集团合作扶贫养牛场上班,每个月工资3500元,经核算,今年该户人均收入增长到10500元。2015到2020,五年时间,这一家人的收入从2600到10500,比过去增长了几倍,早已远超脱贫线。

  脱贫攻坚工作开展这些年里,有太多“杨华林”们,在精准扶贫的一系列政策覆盖和扶助下,或接受培训增长技能后外出务工就业;或依靠到户项目补助和特惠贷支持发展种养殖;或在公益性岗位上成为一名护寨保洁员和护林员,服务乡亲;或在民政兜底保障下安度晚年;我想,不论以哪一种方式,大家都在朝着更好的日子奔去。

  2017年10月,为打赢脱贫攻坚战,顺利迎接国家第三方评估验收,黔西县发起脱贫攻坚“113攻坚战”,因为工作忙没时间接送孩子,所以女儿在幼儿园开学几周后,便无奈退园了,被我接到了单位,白天请单位附近相熟的人照顾,每个月补助她一些钱,下班以后自己带。可是冲刺期的扶贫干部从来没有准时下班的时候,于是很多时候都是我加着班,孩子在办公室的凳子椅子上自己玩到睡着,我工作结束再把她抱回宿舍。好几次孩子生病了哭着闹着要我抱,实在脱不开身的我便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操作鼠标,胳膊酸了办公室的同事们便帮忙换着抱,每每思及此,内心总对孩子充满愧疚。

  2014年以来,乡党委、政府全面发动,300余名乡村干部、教师、志愿者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涌向苗乡各个村、组,为夺取脱贫攻坚的胜利默默坚守奉献着。

  163、1499、1172、703、4870……,这些数据在别人眼里或许很普通,但在我眼里它是许多双熬红的双眼、是许多次要照顾家人和孩子却不能的无奈、是许多次心酸和激动的泪水、是许多次农户增收的喜悦、是许多虽平凡但坚定走向胜利的步伐,是我们曾努力翻越的一座座“山”。事实上,我们曾面临的问题远远大于现在看到的这几个数字,但不论是住房无保障,还是务工缺技术、发展缺资金,又或者是哪一类其他的问题,将之“归零”一直我们这些扶贫干部努力和前进的方向,化问题为“0”就是满分。(刘莉)

【编辑:杨茜 】关闭本页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