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分社正文
当前位置:>>首页>>脱贫攻坚>>正文
【我的脱贫故事】清镇市三星村余丽蓉:我们是孤儿 但不孤独
发布时间:2020-12-03 20:50:15 稿件来源:中新网贵州

  我叫余丽蓉,今年20岁,家住贵州省清镇市青龙山街道三星村。

  在我6岁的时候,父亲被无情的病魔夺去了生命,留下了母亲和我们姐弟三人相依为命,少不更事的我们还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但残酷的现实让我们举步维艰。

  因为给父亲治病,家里面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母亲靠打零工的微薄收入,艰难地抚养我们姐弟三人。我右眼眼球明显凸出,二妹自小左耳失去耳廓且失聪,三弟嗷嗷待哺。生活的艰辛和不幸让母亲时常仰天长叹。年幼无知的我们却无法替母亲分担丁点。当时,街坊邻居时常接济我们,给我们家许多无私的帮助,村委和政府给我们解决基本生活保障,让我们这个饱经磨难的家感受到社会和政府的温暖,让我们一家子人撑起了生活的信心。

  三星村村委和街道办事处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后,街道及时将我们家四口人纳入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管理,每月我们家能领取700多元补助金,解决了我们家的生计问题;补助资金10000元,帮我们修建了40左右平方的房屋,解决了我们家的住房问题,后来三星村开展棚户区改造,村委帮助我们协调房开商补偿了一套80多平米的房子,能让我们一家人在明亮舒适的房屋里生活学习。同时学校在我们三姐弟读高中期间,减免所有一切学杂费用,解决我们家的就学问题。村支部书记杨丽琴从那时起,每个季度都会亲自到家里面来一次,帮助我们解决生活中存在的困难。

  十年寒窗,我们在苦难中积攒力量,在艰难中磨练意志,为摆脱困境不曾有一天的懈怠,2020年9月初,我和妹妹收到贵州师范大学和郑州轻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本应该是我们一家人值得庆贺的日子,但天有不测风云,不幸再一次降临,2020年9月13日,无情的病魔再次将辛苦大半辈子的母亲带走了,我们欲哭无泪,责怪上苍无情,生活黑暗。看着母亲的遗像,手握着录取通知书,想到还在上高中的弟弟和准备步入大学的妹妹,我真实感受到“无助”的滋味,眼泪无声的流淌却不能让弟弟妹妹发现,我悄悄藏起了自己的通知书,在大脑里搜索着解决弟妹学费的办法。此时,杨丽琴支书一双温暖手抚摸着我道:“妹儿,你别太难过,生活还要继续,党和政府不会丢下你们的,你妈妈虽然走了,还有我们在,我们会想办法帮你们解决上学问题的,现在政策这么好,你不要担心,一切难关都会度过的”。朴实而简短的话语让我再次感受到,坎坷的人生道路上,不再是我姐弟三人艰难而行,党和政府的关怀无处不在。

  9月22日,我的故事被青龙山街道以“倡议书”的形式向社会发起了爱心捐赠活动,在所有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没多久我收到了参加“助学圆梦”助学金递交仪式的邀请。这场递交仪式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点燃了我黑暗生活里的光,我收到了我们姐弟三人的入学生活“保障”155650元,悬在我心头的那块重石轻了些。我终于可以重新掏出我的录取通知书,把揉皱的通知书用手小心仔细地磨平,看着录取通知书,我内心百感交集,久久挪不开眼睛,仿佛间浮现了妈妈欣慰的笑容。

  现在,我和妹妹如愿走进了大学校园,我的眼睛也即将接受手术治疗,明亮的阳光洒在我身上,我感受到来自内心深处的温暖。就像我的感谢信中说到的那样:“父母过早离世让我们姐弟陷入不幸,然而我们又是幸运的,我们在政府的帮扶及社会各界的关怀下,顺利走到“梦想”跟前,往后我们姐弟三人将相携互助、不负嘱托、砥砺前行、刻苦学习,立志成为社会有用之才,将来回报社会。”正因为点滴的关怀与帮助,最终以星星之火,形成燎原之势,把黑暗驱散,让爱与希望在我们家飘扬。

  我庆幸生在这个时代,不因我的渺小而被遗忘,不因我的贫穷而被打倒。是国家的扶贫政策让我有机会继续接受教育,是政府的资助让我们这个家充满希望,是爱心人士的帮助让我们感受到温暖与力量,这些都是我前进的动力。我将以更加坚定的步伐踏进校园,努力学习,以后立志做一名合格的教师,将“学高”与“身正”结合,把传道、授业、解惑贯彻到我的生命中,用行动践行师者的品行,用我的力量回报社会,将点滴小爱继续传播,发扬光大,汇聚成家国大义。

  我是孤儿,但,我不孤独!

【编辑:杨茜 】关闭本页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